手机端
当前位置:主页 > 未解之谜 >

泰国佛教之谜:揉合精灵、信仰童神的综摄世界

泰国佛教之谜:揉合精灵、信仰童神的综摄世界

即便是上座部佛教本身,在泰国的实践上也可大致区分成两者:知识分子从教义角度所参与的佛教,以及一般大众所接触的佛教思想。前者会着重于佛教哲学的讨论与冥想修行;后者则会热衷于日常生活中的做功德活动,例如供养食物给僧侣、短期出家修行,以及雨季结束后供奉僧侣衣物及其他日用品......等。也就是说,就算都是上座部佛教,不同社会背景下的个人与社群,其实践方式也有所不同。

泰国佛教之谜:揉合精灵、信仰童神的综摄世界

婆罗门教对泰国的影响,则可以追溯至六世纪初期,比斯里兰卡的上座部佛教影响泰国的时间还早。其实婆罗门教在泰国日常生活中出现概率相当高。我们所熟知的四面佛,其实就是婆罗门教三大主神之一: 梵天。婆罗门教有许多仪式融入了泰国佛教当中,大致上分成两种层面。

第一个层面是受到高棉王国的影响宫廷婆罗门教。其主要是用于推动泰国皇室的声望,并与都市地区紧紧相连,例如皇室的加冕仪式、五月祈求风调雨顺的春耕节,以及算日子用的皇家占星术。

去年九世王普密蓬的火葬仪式中,也有皇家婆罗门教祭司参与其中。第二个层面则是广传于都市与乡村地区的民俗婆罗门教。前文提到的四面佛,在曼谷除了最负盛名的Erawan十字路口 ,其实在各大商办与住宅大楼楼下,都还可以看到小型的土地神屋。许多泰国人出入其间,都会对它合十致意。

泰国佛教之谜:揉合精灵、信仰童神的综摄世界

对泰国影响比上述两者更加深远、难以溯源的,是万物有灵信仰。这里的万物有灵,指的是phii。泰文中的phii不仅只是鬼,还包含自然界的各种精灵,诸如山水树木等等。具体例子有台湾人熟悉的幽魂娜娜 、古曼童、被数色彩带围绕的树木、祖先灵屋和供奉因意外往生者的灵屋。

当代泰国的万物有灵信仰的三项特色: 片段、缺乏组织及非系统性。也就是说,这些鬼魂与精灵所代表的混乱且失序的力量,反映着日常生活中的不确定性,而phii所反映的失序世界,就好比是秩序井然的佛教世界的对立面,为信仰者提供日常佛教无法解决或不足以解决的精神服务,例如趋吉避凶、祈求乐透中奖号码等世俗愿望。

上述三种元素组成了泰国丰富的佛教景观,并成为学术上所说的“综摄” (Syncretism)宗教: 结合或是互动于两种、甚至更多的信仰传统 。这个看似直观好理解的概念,其实也受到不少学者批评: 做为一种宗教研究方法,综摄先为研究对象内部的各种传统预设了清楚的边界,使得宗教研究成为一种分类、贴标签的学术活动。然而,这些学术工作下产生的传统界线,并不一定真的存在于信众的日常宗教实践中。

泰国佛教之谜:揉合精灵、信仰童神的综摄世界

学者对综摄宗教研究方法的质疑,也正标识著“泰国佛教是上座部佛教吗?”的难题。如果我们将泰国佛教视为综摄宗教,那其中的上座部与非上座部传统之间必然存在着“不和谐”的潜在张力。反之,如果我们拒绝使用综摄来分析泰国佛教,那上述那道问题便不复存在。但这是真的吗?

所以,泰国佛教是上座部佛教吗?

学者Wattanagun 的研究可以为这道难题提供另类的出路。她访谈了几位与佛教有不同深浅关系的泰国人: 大学生、研究冥想大学讲师与僧侣等等,询问他们如何看待、解释业力 (karma) 与魔法两个逻辑上冲突,却并存于泰国佛教的概念。

比方说,泰国人喜欢配带佛牌祈求保佑,但难道配戴佛牌,就能避免因不好的业力所造成的 (你应该受的)报应吗? 不同访谈人会有不同的解释,而这些解释正反映了泰国佛教的综摄性质——部分泰国的佛教实践者是可以察觉出宗教实践中的不和谐之处,并尝试将其合理化。合理化正是一项综摄行为,让信仰者将泰国佛教中各项传统相互联系、产生意义。

除了上述人类学研究,社会学另有以“大/小传统”分类来解释泰国佛教与上座部佛教之间的关系。上部座佛教做为大传统 (great tradition),是由僧团、知识分子、学者和巴利语经典所组成的大型社群。小传统 (little tradition) 则是上座部在民间的实践,不同地区或国家会发展出不一样的小传统特色,例如泰国佛教。换句话说,大传统与小传统在实践上有着空间差异,并隐含垂直的社会秩序分野。

分享至:

相关阅读